qetwey

潮流海鲜镇居民小马

38



私设丰富


8号在这几天和3号的共同匹配中发现了一件事情。


那就是3号只用小枪,不论狙击还是刷子,或者最近在乌贼界流行的帅气无比的双枪。每天战斗这么久,就没见他换过。好像也不打真格,对此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。他只涂地,每局用小枪拿几个头,穿着技能很烂的装备,也没刻意去叠。8号打到口渴会习惯性去买饮料,但3号从来不去,对此解释是没钱或外面热。


前辈只是一个涂地乌贼吗???想到这里的8号惊恐无比。涂地乌贼竟然可以这么强?虽然自己来陆地的时间并不长,但好歹也上了B,自认为是比较成功的章鱼。


所以今天早上没有忍住,就去问了。


“……哈?为什么只用小枪?很明显方便啊。”给出答案的时候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,于是就不泄气地继续追问他。


“我很久没战斗了,也没什么兴趣,之前的事烦够我了。”我看了眼他裸露的小腿,确信他没有说假话。哪有这么白的特工。想到这里,实在是太令人不服气了。


“你问题好多啊。我对这种过家家游戏没有兴趣。”他说的时候斜眼看着远处战斗的乌贼,“这种战斗太无聊了,不过可以干点有趣的。”


嗯?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很大力气按在地上,武器被扔到了一边。3号居高临下地看着我。我埋没在阴影中,只能看见他的脸了。


“反正是敌人,干点什么也无所谓吧?”


8号的事后日记:

不要和敌人交流,看见请直接打死。


8



8号视角 从头到尾的回忆

不算cp向 想写8号怎么看3号


被关进榨汁机的时候,脑子是一片空白的,没想到短暂的生涯就这么结束了。那个嚣张的电话机完全不肯消停,还说着什么宣言。然后像漫画剧情一样,从天而降一个陌生的乌贼,打破了该死的屏障,救了我们。


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。他昏过去了,据说叫3号,是个比自己更早的特工,已经很久不从事活动了。身上穿着很帅气的衣服,别在身后的通讯器还闪着红光。


为了尽快完成任务,在联系到饭田他们后就把3号留在原处,带上麻烦。更没想到后来电话会利用他来对付我们。之后一路突破,在上升的电梯里遇见了他。我很震惊,完全没想到救自己的人竟然抓走了司令。


不得不说,看着被控制的他也很惊人。很有压迫感,很难缠。他的每一次瞄准,都意外的精准。在击落以后很快又晕了过去,导致我一度怀疑他有没有真正醒着的时侯。这家伙,真的是前辈吗?



任务结束了。他终于醒了。眼睛不是被控制时的绿色,是紫色的眼睛,很好看。我蹲下来,看着他。我想,打败了坏人,应该有一段煽情音乐才对。3号似乎没反应过来,莫名其妙地被拉上了庆功会,还被强行按着看日出。


该告一段落了,我需要很长时间来了解地面生活。


停一停停一停

我想搞老鱼

我想吃粮 凭什么手不会自己动


低调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悄悄写给阿颜

不需要吹别人!!!你这么优秀😭😭会画画会码文还会教中文!在外国英语也很好😭

相信自己
群不想管可以换 你要开心 打游戏就是要开心啊😭认识你四个月了你人真的超级好!!!!



我打游戏 不更新 更新看心情 文笔烂还菜

qq 1564198608

fc 0613 4409 0320

头像是捏的 【2019.1.6】

383

我能感到自己大脑放空,视线延伸到昏暗的天空。她挟着披风,像一团黑色的旋风。

我想将那披风扔到一旁,我想看看她。

她转过头,似笑非笑。心中的三号?她是很强的,可不只在我心中。

我下不去手。我可以看见的,永远是黑色的披风。

383

设定是octo里8号要死的时候3号来救场。

“我说,这么简单的任务花这么长时间。”三号站在阴影中,玩弄手上的枪把。八号看不清他的表情,可能是不太愉快的。镇定下来发现,盔甲已经破碎了,整个手臂都裸露在空气中。
不过三号还是来救场了,免得自己又重新来一次……要不要感谢他呢?

理所当然的,八号拖着带伤的身体,与三号交换了一个吻。
 
“果然,这都打不过不是有原因的。原来去钻研这方面了?”

莫名其妙的一个383


3号的房子足够舒适也足够大。解决完一系列事件后,他把8号领到了地面上,那个傻小子什么都不知道,望着大厅的中心愣了好久。2号把他推给自己的时候笑得极其不怀好意,“你两要好好相处哦。”
8号还穿着那件衣服,有点破,边缘带着几个轮齿状的缺口。3号把披风披他身上,让8号跟上。
那家伙看着自己家里的电视极其迷茫——好吧,虽然地上看电视的乌贼确实很少,但章鱼总没看过乌贼的频道。3号随便换了一个台,进了卧室。
等他醒来,8号还盯着那个电视,尽管他的眼皮在打架。“……不想看就和我去玩吧,快点。”8号冲他点点头。
这个家伙没有其他衣服,穿着那衣服实在像个异类,虽然3号觉得这衣服挺酷的,比自己的黑披风还酷一些。他没有羡慕。
他冲8号招手,“过来,把衣服脱了。”
“……啊?”
“听不懂话?把衣服脱了。”